不愧所選,找到自己的價值-鄭瑜凡律師專訪| 找Cha研究室

不愧所選,找到自己的價值-鄭瑜凡律師專訪

好評不斷的人物專訪又來囉!既警察之後,找 Cha 研究室很榮幸邀請到法郡法律事務所的鄭瑜凡律師,來和我們分享她的工作、生活與保養。律師工作有哪些辛苦、欣慰的事,想成為律師又有哪些必經的過程呢?一起來看看吧!

...

找Cha專訪_鄭瑜凡律師
(圖/鄭瑜凡律師提供,請勿任意轉載)

我是鄭瑜凡律師,目前在自己的事務所任職。從 2012 年開始執業到 2017 年自己開業,律師這份工作我已經持續將近10年了。大一時考進英文系的我,後來轉到法律系就讀,而後於法律相關研究所畢業。法律相關科系出身的人,大多脫離不了「國考」這條路,我畢業後曾一度到銀行工作,但半年後還是決定回去接受國考的考驗,算是為我的學生生涯做個了結吧!

我並不是一試就上,而是在幾次後才考取「及格證書」。然而真正要讓這張證書生效成為可以執業的律師,還有為期半年必須經歷的考驗:包含一個月由司法院舉辦的「律師訓練」,大多是邀請豐富經歷的前輩來上課,分享實務經驗、實戰上如何運用法條、實戰演練、參觀律師事務所等;接著要在自己找到的律師事務所「實習五個月」,過程中必須跟著擁有五年以上經驗的指導律師學習,並需要獨自完成訴狀再由指導律師簽名認可,以上兩項都完成後才會拿到律師證書。

在執業早期,我也遇過不少挫折及撞牆期,回頭想想,我真的很感謝當時事務所的老闆、指導律師以及同事們,非常慶幸在我的律師生涯之初是在這家事務所任職,讓我沒有放棄、而是能一路走到現在!

在執業的過程中,我因為結婚讓自己休息了一年;在自己開業之後,雖然希望能盡可能平衡工作與生活,讓自己也能像上班族一樣週休二日,但不免還是有需要加班或是在深夜緊急出動的時候。例如當事人被聲請羈押、移送法院前,通常會需要律師陪伴,而這樣的狀況通常都發生在晚上,但不管多晚,只要接到這樣的電話時我就會立即出門,即使需要徹夜陪伴當事人也在所不辭。

找Cha專訪_鄭瑜凡律師
律師辦公室
(圖/鄭瑜凡律師提供,請勿任意轉載)

【鄭律師小教室】
所謂「聲請羈押(聲押)」指的是:檢方覺得被告有串證滅證逃亡之虞或是屬於重罪時,會「向法院聲請要暫時將被告關(羈押)起來」的行為。然而羈押本身是一件侵犯人身自由的事情,因此必須要經過法院同意,而在檢方聲請羈押時,被告通常會請律師以維護自身權益。

我很感謝家人們都非常支持體諒,也許因為先生也是在相關行業工作,即使不時需要在深夜臨時出門也不曾有所埋怨。

如果要說當律師最開心的事,我想就是收到來自當事人最真誠的感謝了吧!訴訟的過程對當事人來說都是一種煎熬,無論最後結果如何都可以說是某種層面的解脫,完美的結果當然不在話下,但即使不盡人意至少也完滿落幕了。

找Cha專訪_鄭瑜凡律師
攝於桃園地院的律師休息室
(圖/鄭瑜凡律師提供,請勿任意轉載)

大多數人對於律師還是會有既定的刻板印象,在外表上不外乎是認為「律師就要有律師的樣子」,較為誇張的睫毛、指甲、妝容往往會成為其他人的茶餘飯後談論話題,雖然我並不認同用這樣的方式來判斷一個人是否足夠專業,但放眼看看身邊的女性律師們,大多還是以提升好氣色、清爽的妝容居多。

以我自己來說,我也是強調保養多過於化妝的人。再保養品的選擇上,我通常會以「有效」當作首要考量,加上因為工作忙碌沒有時間來回比價,通常也都是找固定的櫃姐購買。我持續回購的保養品是雅詩蘭黛的黑鑽松露系列,當中的白金級黑鑽松露雙效奇蹟霜 我已經用掉非常多罐了,對於它的緊緻提拉效果很滿意!我印象非常深刻,當初在櫃位上品牌找了約莫 5、60 歲的「姊姊級」Model 來進行示範,擦完之後左右臉頰的緊緻度差異讓我當下就決定買單。雖然我自己用起來的效果沒有這麼驚人,但是它的質地對我來說不乾不油剛剛好,單價高但可以一罐完成所有保養需求,說是我一生推的神級保養品也不為過!

找Cha專訪_鄭瑜凡律師_愛不釋手的白金級黑鑽松露雙效奇蹟霜
持續回購、愛不釋手的白金級黑鑽松露雙效奇蹟霜
(圖/鄭瑜凡律師提供,請勿任意轉載)

另外同系列的 豐潤晚霜 我也覺得不錯,質地比較偏油偏厚重,偶爾在冬天肌膚較乾燥時我也會和奇蹟霜輪流使用。化妝水對我來說就比較普通,白金級黑鑽松露雙活萃(精華液)倒是不錯,擦完後再上妝能讓底妝比較服貼、不易浮粉

找Cha專訪_鄭瑜凡律師_日常用的保養品
日常用的保養品都是雅詩蘭黛的黑鑽松露系列
(圖/鄭瑜凡律師提供,請勿任意轉載)

老實說,雅詩蘭黛黑鑽松露系列的單價的確偏高,因此有時朋友也會問我為什麼不乾脆直接做醫美。主要是我自己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,也許哪天緣份到的就會嘗試了吧(笑)

至於上妝,我的想法是「不追求完美無瑕,只希望提升氣色」,所以通常都是以簡單底妝搭配腮紅為主。原本用的是雅詩蘭黛的粉底液,後來被櫃姐推坑氣墊粉餅後就回不去了!我用的是 白金級寶石光精華氣墊 ,老實說當初其實對於氣墊類的產品有些排斥,總是有耳聞容易藏細菌、用完會長粉刺等缺點,但是實際擦完之後我完全被肌膚的光澤感及妝效收服,再加上用原本的方式卸妝也沒有讓肌膚出現任何問題,所以直接取代粉底液成為我的愛用品之一。

找Cha專訪_鄭瑜凡律師_日常用的彩妝品
日常用的彩妝品
(圖/鄭瑜凡律師提供,請勿任意轉載)

因為近視配戴眼鏡,因此我幾乎不刷睫毛(睫毛膏會碰到鏡片),只會使用溫水可卸的眼線液讓眼睛看起來較有神。而休假日時,除了參加社交場合必須帶妝外,我也通常會讓肌膚休息不上妝、或是僅擦上防曬產品。

曾經,休假日到書店逛逛時,看到了身旁正在添購由補習班出版的書籍的人,讓我不禁回想起當初準備國考的自己。在律師這個行業我也待了將近 10 個年頭,就像其他工作一樣,曾遇上挫折、也有過無力感,但我依然對自己當初決定回頭「考律師」的這個決定感到慶幸——慶幸我選到了一條自己喜歡的路,也能從中找到自己的價值所在。


– 以上內容為 找 Cha 研究室 製作,請勿部分或全部轉載 –

找Cha研究室專訪企劃開跑囉!
無論是生活中的有趣故事、想分享的保養美妝產品或秘訣,都歡迎在 這裡 留下聯絡資訊,找Cha小編會速速與你聯絡。

タイトルとURLをコピーしました